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最后那只手

最后那只手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4-11-24 10:24:37 浏览数: 来自安卓客户端

这个男人对西西说道“我又回来了……”

  这是条狭长幽深的小巷,长约五百米。夜已深,小巷一眼望到头也未见行人。小巷里的路灯,有四盏坏了,仅剩下一盏,在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这样的小巷,恐怕胆小一点的单身女子是不敢走的吧;不过,对于一对情侣来说,这无异于是一条温馨之路,至少,可以让两个人的心贴得更紧吧!马恋晴是这样想的。

  马恋晴是一名医生,他走在前面,他身后是他新认识的女友,挎着手提包的护士西西小姐。医生爱护士,似乎是自从有了这两个职业以来天经地义的事。西西长得娇小可人,绝对是那种人见人怜,风吹欲倒的林妹妹相貌。走到路灯闪烁处,马恋晴禁不住回过头来,想看看西西那娇魇似花的容貌,在灯下又是怎样一番美丽。西西也正含情脉脉的望着马恋晴缓缓扭过来的头,但她看到的,却是马恋晴瞪大了双眼,嘴半歙合着,说不出的恐怖表情。马恋晴用手指着西西腰际,尖声道“快看!你背后有只手!”因情绪激动而声音有些发颤!

  路灯又暗下来,再亮起来,西西惊慌失措的四处找寻,哪里有只手啊?她什么也没看见。这时,马恋晴才坏坏的笑道“呵呵,我是吓你的。”西西蹙眉道“讨厌,你坏死了。”声音娇媚,听到耳里,说不出的受用。马恋晴回过头来,依然走在前面带路。西西却从后面紧追上来,主动挽着马恋晴的胳膊,将脸贴在他肩膀上,柔声道“你这个坏蛋,人家给你吓着了。”如此柔情,岂不令人感到浪漫。但马恋晴没有感到,他头皮一阵发麻,全身的汗毛都直立起来,因为方才,在路灯闪烁的前一瞬,他分明看到了,是那只手,从西西的腰际绕上来,红色的指甲,在灯光下泛着冷光。他心里知道,来了,又来了,那只手一直阴魂不散的跟着他,只要他一交新的女友,那只手就会出现,西西很胆小,不能让她知道这件事。

  事情得从一年前说起。马恋晴原本不叫马恋晴,他有另一个名字。在一次偶然的舞会上,他认识了打工妹子晴姑娘,两人可谓一见钟情,不到一周,两人已好到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了。子晴长得花枝招展,马恋晴风流倜傥,两人可以说是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一日,马恋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子晴说道“不如我把名字改了吧,改做马恋晴,我只爱你一个,今生今世,至死不渝。”子晴也道“此身非君莫属,非君不嫁。山无棱,海水竭,乃敢与君绝。”于是马恋晴就和子晴去户籍处把名字改作“马恋晴”了

没有性爱的爱情,不能算作爱情,因为两人的世界,缺少对对方最基本的认识和了解。一切变故,就发生在子晴的初夜……

  当马恋晴心情激动的剥开子晴的衣服时,子晴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脸上飞起红霞,羞不可抑,真是娇不甚言,春光无限。然而,就在马恋晴抖落子晴最后一件内衣时,他不禁倒喝一口凉气,豪情万丈登时烟消云散,心情从极度高潮马上跌入低谷。在子晴的胸部,长了两个又小又瘪的乳/房,这都还不算什么;从肩胛之间,到两乳正中,竟生了一片呈倒三角形的胸毛,胸毛约寸余长,黑色浓密,看上去和大猩猩没什么两样,白皙的皮肤映衬着黑色的胸毛,像一个耻辱的记号。马恋晴什么心情都没有了,转身就准备从床上下来,这时,子晴却似八爪鱼般缠上了马恋晴,一把把他抱过,翻身将马恋晴压在身下,做着完全是男子才该做出的动作。马恋晴被压在下面,无奈的接受着残酷的现实,眼角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一切都变了,什么山盟海誓,花前月下,什么非汝不娶,非君不嫁。言语,是可以被忘记,可以被收回的。马恋晴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子晴,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他都不敢再去。不过,子晴自从献出她的初夜之后,她就认定,马恋晴便是她今生的唯一。于是,她开始了永无休止的纠缠,不管马恋晴如何躲她,避她,甚或是骂她,打她,也不管周围的朋友如何劝她,说她,她始终锲而不舍。她坚信,马恋晴是爱她的,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他说话的时候,两眼放光,诚心实意,那种诚恳,绝不是可以伪装出来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lzguigushi反色情低俗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凌芷鬼故事 网址 lzggs.cnQQ 87703017

系统推荐
大家都在看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关注微信:lzguigushi


 首 页   移动主站   移动3站  微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