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容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3-27 23:02:16 浏览数: 转载自网络 来自安卓客户端

 苏残焉,她原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苏雨曦,可是在那场大火剥夺了她巧夺天工的容颜后,父母按照她自身的要求给她改了名字,苏残焉,残焉残焉,残颜残颜,残毁掉的容颜,曾经的美丽从此不复存在。

 
苏残焉出生在富裕人家,父母是皇商,深受皇宫里的达官富贵喜爱,而父亲只有母亲一位妻子,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对她也是格外宠爱,还好苏残焉并没有恃宠而骄,一直的文文静静,当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皇上还一度希望她可以嫁入皇家当儿媳,只是大火之后也不再开口说这事儿了。
 
苏残焉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除了自己的父母,人人都不想看见倒胃口,自己现在的五官都已经变得模糊不清,连自己的贴身丫鬟也不太敢直视自己的脸,可是自己的脸,京城里最好的郎中看了也只是一味地摇头叹气。
 
于是苏残焉对自己的脸也不再抱什么希望,成天带着面纱,除了洗漱和进食的时候拿下,连睡觉都不愿意拿下。
 
这天苏残焉遣散了下人,正在院子里独自一人画着人像,那是她自己,自己曾经的样子,正在点睛处,突然远远的就传来娘亲的声音“宝儿,宝儿。。”宝儿,那是苏残焉的乳名,这是宝贝的意思。
 
“娘亲,怎么了?”扶住匆匆跑过来的娘亲,苏残焉看见自己的父亲也跟在娘亲都头快步走过来。
 
“宝儿啊,好事儿啊好事儿,娘亲今天在去上香的路上听说明天神医会去我常去的那间寺庙住上一段时间,听说她曾经就给一位脸毁的没有一处好地方的姑娘恢复了容貌,我们明天只要去庙会找神医求她帮帮忙,你的脸恢复就指日可待啦。”苏夫人拉起宝儿的手,热泪盈眶,身后的父亲虽不言,但是眼里的神色也诉说了一切
 
“可是那位神医会愿意帮忙吗?”有一丝希望苏残焉当然开心,可是对于那位神医苏残焉有些不确定。
 
“那好办,娘亲经常去庙里上香,庙里的方丈说愿意帮我们和神医沟通沟通。”
 
得到确定的答案,苏残焉放下心来,不由得伸手摸了摸那隔了一层面纱的脸,自己真的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吗?
 
第二天一大早,苏残焉和父母亲就坐上马车匆匆的向寺庙赶去。
 
花了一个时辰(一个时辰是两小时)才赶到目的地。
 
方丈早已在门口站等,而身边站着一位穿着白色仙裙的女子,只是头山带着毡帽,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苏残焉可以肯定,她一定是位绝色的女子。
 
三人对方丈施了一礼,随后就听方丈介绍道“这位便是神医了,神医听说了苏小姐的病情,说可以帮忙,只是有一个要求,治不治就看苏小姐自己了,平僧还有事,就先走了,接下来的事就有这位神医带领你们吧。”说完头也不会的就走了。
 
方丈走后,苏夫人立马上前捉住神医的手,“谢谢神医,要是能治好我宝儿的脸,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起来吧,这件事我想和苏小姐单独谈谈,不知道放不方便。”神医看了一眼苏残焉,意思很明显,治脸的事自己想单独和当事人谈。
 
“好好,那宝儿你就跟神医去吧,我和老爷就在这庙里逛逛。”
 
跟着神医去到她在寺庙里暂住的住所,苏残焉第一感觉很干净,符合神医给人的影响。房间里透着淡淡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香,很舒服。
 
“坐。”神医随手指了一下凳子,然后自顾自的点上一种香,这款香配上之前得香,苏残焉觉得别有一番滋味,真个人放松了不少。
 
那天,苏残焉在神医房间呆了一整天,也不知道神医和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是傍晚出来的时候脸已经恢复了,只是和原来的自己不一样,父母又惊又喜,问道神医是怎么办到的时候,苏残焉也只说自己当时因为神医房间的香太舒心,一放松便睡过去了,也不知道睡多久,醒来的时候脸就恢复了。自己现在的脸虽和曾经的样子不太一样,但却和以前的样子不相上下。
 
自从苏残焉的脸恢复后,也变回以前爱逛街的少女了,这天她拉着自家丫鬟正逛到一家叫翡镶的首饰银器店,这是这一带少女最爱逛的一家饰品店,因为里面的首饰款式总是最新款,在里面买东西更本不用担心被人说没品位和老土。
 
刚进去苏残焉很快就看中了一款红玛瑙镶银镂空的手镯,正伸手去拿却发现有一只手和自己同时伸向那款镯子,那是一只白净的手,但是很大,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公子的。
 
苏残焉下意识的把手缩回,男女授受不亲,手碰手自然也会不好意思。抬头看了一眼那只手的主人,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犹如鬼斧神工,就一眼,苏残焉便发现自己的心狂跳不以,她知道这叫一见钟情。
“姑娘可是看中这款镯子,君子不夺人所好,这款镯子还是姑娘那去吧。”李渊也缩回手,看着眼前蒙着面纱但是单单看眼睛就知道是绝世女子的人。
 
“哦,那小女子谢过公子,不知公子买这手镯是送给哪家姑娘,如果是心爱之人,那小女子还是不要的好。”其实苏残焉只是想要知道,这位公子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哦,不不不,在下李渊,只是几日后是家妹生辰,所以想送个小礼物,这个镯子姑娘放心买去吧,在下在看看其他的便是,。”李渊连忙解释,自己可没有什么心上人,要是眼前的小姐误会了可不好。
 
“小女名叫苏残焉,在这便谢过公子。”说完就对着李渊悠悠的施了一礼,李渊,苏残焉总是觉得有些耳熟。
 
之后的一段时间,苏残焉每次逛街总是可以遇到李渊,苏残焉总喜欢用缘分来解释这一种巧合,对于李渊的爱慕之意也越来越浓烈。
 
次数一多,两人变成了朋友,自然也了解到对方的身份,原来李渊是皇上的三儿子,三皇子,怪不得总觉得这名字耳熟,怎么一时间没想到呢。
 
经过接触,两个人开始偶尔相约出去游湖,为了防止流言,他们身边总是带上几个知己好友,慢慢的时光流逝,两个人变得越来越频繁的约会,而苏残焉也早早的发现在李渊的身边总是不失各色美女,但应着那位神医当初不可以在这张脸上上妆的要求,自己从不敢上妆就怕出现什么意外,所以和那些带妆女子一比总是没什么信心。
 
苏残焉很多次的告诫自己不可以上妆,但终究抵不过那颗蠢蠢欲动的少女心,那天,苏残焉还是在出门之前在自己脸上上了一层淡淡的妆,让自己那绝艳的脸变得更加艳丽动人。果然,在李渊看见苏残焉的时候被惊艳到了,对于这样的效果苏残焉很满意,只要能吸引李渊。
 
回家后轻轻的卸掉妆容,苏残焉发现自己的脸并没有什么不妥,便放下心来,将神医的话抛之脑后,之后这种女人的虚荣心理让苏残焉一发不可收拾,她的妆容一天比一天浓艳,在别人眼里的她也是一天比一天华丽,却也一天比一天俗气,该来的还是要来。
 
这天夜晚,打理好一些的苏残焉打算卸完妆便去睡觉,拿着浸湿的布巾在自己脸上擦拭,但是布巾上很干净,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将眼影胭脂和口红从脸上擦下来,苏残焉一愣,便试着加大了力气继续擦拭,但是依然如此,于是苏残焉再次加大了力气,终于把脸上的妆容卸下来了。
 
松了一口气,把布巾扔回脸盆里,转身向自己身后的丫鬟索要漱口工具,可是丫鬟再看见苏残焉面容的瞬间,手中的漱口器皿‘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身子不住的颤抖,随后就腿软一屁股躲在地上,因为太过恐惧,尖叫声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喊不出来,眼前的人是怪物,这不是自家小姐。
 
对于丫鬟看自己的恐惧,苏残焉开始有种不安,她知道一定是自己脸出了问题,飞身扑倒梳妆镜前。
 
“啊~啊~~~”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苏残焉抑制不住的尖叫,不,这不是自己,这不是自己,这也不可以是自己,自己还要见李渊,自己不可以变成怪物。
 
只见镜子里的苏残焉五官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扭曲着,那是她卸妆时候擦拭的方向,五官跟着她用力过度的洗脸方式移了位置,都不在原本应该呆的地方,整张脸不伦不类,就好像是一个瞎子随手在她脸上放了五官,也没管位置对或不对,而那原本白嫩的皮肤此时显得有些松动,好像一碰就会脱落。
 
对着镜子,现在的苏残焉没有心思害怕自己的脸,她只是一味的伸手使劲在脸上推动着那些五官,妄图将它们推回原位,只是这次,五官就好像被定了位一样,不管她如何用力都是纹丝不动。
 
奔溃边缘苏残焉看见镜子里自己脸上的五官正用一种诡异的方式冲镜子前面的自己微笑。
 
而在苏残焉闺房不远处的屋檐上正站着两个人,一个女子白衣飘飘好似仙人,正是赐给苏残焉完美五官的神医,旁边是一位穿着黑色衣袍气定神闲的男子,竟是三皇子李渊。
 
“女人啊,总是会被爱情冲昏头脑。”看着房间里那几乎接近疯狂的苏残焉,神医嘲讽着。
 
“但是你却又多了一个可以给你那些完美脸蛋们寄生的器皿。”丝毫不顾闺房里白天还和自己游过园的苏残焉,李渊只是痴迷的看着自己眼前的白衣女子。
 
“哼,这才不枉费多年前我精心布置得那场大火。”晚风轻抚,正好将遮掩在神医的白纱吹起,露出她如莲的脸庞,那竟是多年前还没遭遇大火时苏残焉的脸。


关注微信公众号:lzguigushi反色情低俗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凌芷鬼故事 网址 lzggs.cnQQ 87703017

系统推荐
大家都在看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关注微信:lzguigushi


 首 页   移动主站   移动3站  微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