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铅

作者: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3-27 23:05:11 浏览数: 来自安卓客户端

 楔子 荣爱

 
一个美貌女子此刻正浑身是血的被人绑在柱子上,只见她全身赤裸,而在她的身旁此刻正站着几个侍卫打扮的男子。
 
而顺着那几个侍卫看去,分别还有一男一女正死死的盯着那女子。
 
被绑在柱子上的那个女子名叫荣爱,是长广王刘去的宠姬。而此刻面对着她的那个男子,正是刘去。
 
而在刘去身旁站着的,是他的王后昭信。
 
“大王,这个贱人还不肯说怕是要用更严酷的酷刑才是啊。”昭信看着荣爱那张倾国的脸恨恨的说。
 
刘去眼睛转了转,像是在思索昭信说的话,随即他大声说道:“来人,给我继续打,狠狠地打。”
 
荣爱几度晕厥,又几度被人用水泼醒。最终熬刑不过,只得胡乱说是和御医有染。
 
刘去闻之震怒,命人用烧红的刀子挖掉荣爱的双眼,并且割掉她两条大腿上的肉•••
 
“啊•••”荣爱的惨叫并没有得到刘去的同情,她用那两个已经变成血骷髅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昭信:“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要你不得好死!!”
 
昭信看着满脸是血的荣爱轻蔑的笑道:“我看不来点狠的她是不知道厉害。”
 
刘去看了一眼昭信问道:“爱妃,你说应该如何?”
 
“灌铅!”昭信狠狠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第一章 喜人
 
昭荣是昭信的亲妹妹,自从荣爱出现之后,昭信便一直很害怕自己的地位会被他人所取代。
 
“姐姐的意思是要妹妹我也服侍大王?”昭荣面带桃花的说道。
 
昭信点了点头:“恩,我们是姐妹,一同服侍大王又有何不可?”
 
昭荣没有反对,其实对于荣华富贵,谁会不爱呢?
 
而此时在暗处,正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她们,眼睛的主人带着一脸的幽怨与愤恨,像是要把她们生吞活剥一般。
 
••••
 
喜人是服侍昭信的贴身宫女,也是献计出掉荣爱的得力助手。此刻她正奉命去为昭信端一碗燕窝,走至路上,看着那苍白的半弦月不禁感到一阵心慌。
 
她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个人的样子——那就是荣爱。
 
今晚,是荣爱的尾七。
 
风声吹动着一盆牡丹花,那鲜艳的牡丹仿佛萃了人血一般,在这漆黑的夜空中有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有怪莫怪啊。这••这都是王后娘娘逼迫我的。”喜人一面走着一面拍着自己的心口,此时她像极了受惊的小鸟。
 
“啊•••”她一声尖叫,然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碰触到了一盆牡丹,不知为何,她觉得牡丹的枝叶像是一只只的鬼手,似乎随时随地会把她拖入地狱。
 
昭信这些年戕害妃嫔喜人是知道的,然就算知道又能如何?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除了服从又可以如何呢?
 
就在喜人稍微平定了一下心神时,一个人影从她眼前一闪而过。那人影穿着一件雪白的衣裳,而脸上则布满了血迹。
 
尤其是两个眼睛,更是一片的血肉模糊。
 
“你•••你是谁•••”喜人哆哆嗦嗦的指着那人问道。
 
“我是荣爱。”那人的声音显得无比的凄凉,像是来自地狱一般。此时她的手也已然搭在了喜人的肩膀上。
 
此刻喜人早就被吓得尿了出来,呆呆的就像是木头一样。
 
那人趁着喜人发呆,便把双手用力的插在了喜人的眼睛上,一用力,就把喜人的眼睛给剜了出来。
 
喜人还来不及叫喊,就从一旁又闪现出了一个人。那人一把捂住喜人的嘴,然后一用力扭断了喜人的脖子。
 
接着他们便把融化的铅水从喜人的嘴里灌了进去。因为喜人已经断气,铅水并未进入她的腹中,而是流淌在了她的脸上。
 
铅水混合着血液,看上去无比的恐怖。
 
第二章 昭荣
 
喜人的尸体是在第二天被人发现了,发现尸体的那个宫女被吓得不轻,直到现在还在哆哆嗦嗦的。
 
一瞬间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会不会是荣爱回来复仇了。
 
听到这个流言,昭信显得十分的慌张。若真是荣爱回来了,那一定会来找自己报仇的。
 
昭荣看着自己姐姐的脸不禁也感到了一阵心慌,虽说自己并未害死荣爱,可若真要报仇,想必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你不要太担心了,也许是你自己想多了呢。”昭荣安慰着自己的姐姐。
 
昭信此刻似乎还沉浸与恐怖之中,只见她浑身哆嗦的说道:“这灌铅的酷刑就是我特地想来对付她的,现在喜人也被人灌铅了,肯定是她、肯定是她啊。”
 
看着受惊的姐姐,昭荣的心更慌了••••
 
夜幕再度降临,昭荣一人呆在自己的房中,想着喜人的死,不禁觉得后背一阵阵的发冷。就像是有个人站在自己身后一般。
 
她本身许是不怕的,只是看到自己姐姐那么受惊,也不免跟着有些担心了起来。
 
此刻垂在她眼前的红色帘子让她感到一阵阵的不安,仿佛那帘子随时都会滴出血来。
 
忽然间,她像是看到了一个人影,而那人影此刻就隐匿在那红色的帘子后面。
 
“谁?”昭荣想喊人进来,却发现门外的侍卫已然全部昏睡了。
 
“这些狗奴才。”她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再看却已然发现那人影不在了。她想许是自己太多心才会如此吧。
 
也许是刚才受了惊吓,故而现在觉得口渴了起来。
 
她端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的喝了一口水,却刚刚喝进嘴里又马上的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她看着杯子里的水呢喃道,那水中的腥臭味特别的浓郁,只是一口,她的嘴里就弥漫着要她想要作呕的味道。
 
她猛然想到了喜人的那张脸,那张被人挖去了眼睛的脸。
 
她哆嗦的打开了茶壶的盖子,只见里面赫然的出现了一对眼珠!!
 
“啊•••”昭荣吓得把茶壶用力的摔到了地上,那眼珠落地时像是有了独立的生命一般,兀自的跳动了起来。
 
“很恐怖吗?还有更加恐怖的。”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那声音无比的鬼魅,却又带着想置人于死地的怨怼。
 
昭荣哆哆嗦嗦的指着外面道:“你•••你是•••荣•••”
 
“没错,我就是荣爱。”昭荣还未来得及说完,那人便急忙插话。
 
昭荣此刻只觉得天昏地暗,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见这么恐怖的事情:“害死你的是我的姐姐,你来找我干嘛?”
 
那人冷笑一声道:“你也会说是你的姐姐。既然她是你的姐姐,那你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干脆一起去死好了。”
 
说着她便飞快的向昭荣跑来,就在昭荣还来不及反应时,她便一下子挖掉了昭荣的眼睛!
 
挖眼的疼痛像是麻木的昭荣,她竟一时之间忘了反应。而就在昭荣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那人又一刀割开了昭荣的喉咙。
 
接着她又一刀一刀的割掉了昭荣大腿上的肉••••
 
第三章 昭信
 
昭信没想到自己的亲姐姐竟然会遭到这样的不测,此刻她除了不安更有愤怒,此刻她真想把荣爱给挫骨扬灰。
 
“大王•••你一定要给妹妹报仇啊。”
 
昭信此刻哭的梨花带雨,然不止是哭她的妹妹,也是为她自己哭的。而刘去此时的脸色也极不好看,那白中带青的脸色就像是一块凝固的铅。
 
就在刘去愤怒且伤心之际,另一个要他崩溃的消息传来了,他的爱女——云梦公主殁了。据前来报信的侍卫说,云梦公主是被人灌铅而死的!
 
刘去急忙敢去看望自己的爱女,只见云梦公主的眼睛已然被人挖走,而此刻她的嘴里像是被人灌满了铅水一般。
 
“啊•••”刘去像是发怒的狮子,用力的把房间里面的东西摔得粉碎。
 
“给我查,一定要查到凶手是谁!”
 
而就在他发威发怒之时,正有着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们。那双眼睛中有着无与伦比的愤怒。
 
••••
 
云梦公主原是刘去的先王后所生,并非是昭信所出。自然对于云梦公主的死她是毫不在乎的,只是这云梦公主曾与荣爱交好,如今都着了荣爱的毒手,真是让她觉得后怕。
 
这次的打击对于刘去来说是极大的,先是失去了昭荣,又是失去了女儿,一夜之间他仿佛老了很多。
 
晚上的时候,他也不像平时一样的陪伴着昭信了,而是一个人静静的睡在偏殿,此刻的他,心中十分的惆怅。
 
那种感觉就像是厌倦了人生一般。
 
而睡在自己房中的昭荣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担心自己就是下一个遭毒手的人。
 
想着想着,她竟然也入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她隐约感觉自己身边好像有人,她立马睁开眼睛,看着人影说道:“你是••“谁还未曾出口,那人就一刀割开了她的声带,然她无法把话说出来。
 
忽然,房间内的灯光全部亮了起来,只见一个小太监站在她的对面。那个太监她认识,是云梦公主的贴身太监,叫做小利子。
 
“你一定很想知道一切吧,好,看在你要死了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切吧。”小利子恨恨的说道。
 
第四章 往事
 
云梦公主的母亲叫做欣若,是刘去的第一任王后。在生下公主之时难产而死。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故而刘去及其的宠爱自己的这个女儿。
 
但他的宠爱其实也是一种无形的枷锁,把云梦死死的圈禁在了里面。
 
云梦公主从小就生活的百无聊赖,那种无聊就像是凌迟一样,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她。直到一天,她遇到了一个人。
 
那是宫中一个最年轻的御医,叫做王彻。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他们一见钟情。
 
然巨大的身份落差注定两人无法在一起。而这件事情云梦公主也未曾告诉过任何人。
 
之后两人便各自隐藏了自己的情感,继续过着自己的日子。直到一天,一个叫做荣爱的女人入宫了。
 
她和云梦可以说是一见如故,相处的十分融洽。而好景并不长久,谁曾想到荣爱竟然遭了王后昭信的诬陷。
 
荣爱直到刘去的残酷,便投井自尽。哪想未死,之后更被刑讯逼供。荣爱实在熬刑不过,便胡乱招认自己和御医有染,而那个御医正是王彻。
 
之后刘去残忍的挖去了荣爱的双眼,还用烧红的刀子割去了荣爱大腿的肉。之后又把融化的铅水灌入了荣爱的嘴中,一直把荣爱摧残致死•••
 
至于王彻,也被刘去碎尸万段。
 
“你没有想到吧,我竟然会是王彻的弟弟。”小利子看着昭信狠狠的说道,此刻昭信已然不能说话,唯有用自己那双眼睛死死的看着小利子。
 
小利子像是被她盯得烦了,竟活活的挖出了她的眼睛!
 
“你的眼睛太可恶了,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面。”借着他又继续说道:“我为了给哥哥报仇,不惜净身入宫。后来我更是发现了云梦公主对于哥哥的情爱。之后我便和她联手,杀了喜人和你妹妹。”
 
昭信绝对想不到事情竟然会是如此,若是她的眼睛还在,只怕此刻也已然要掉了出来。
 
小利子冷哼一句,继续说道:“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其实云梦公主是自杀,她已然生无可恋,便要我杀了她。我想一不做二不休,不如也伪造成灌铅的样子吧。”
 
说着他便一刀割开了昭信的喉咙。看着那满地的鲜血,小利子不禁笑了,而笑着笑着,他又哭了。
 
这么久以来,自己和云梦公主为了复仇,付出了太多太多•••••
 
第五章 结局
 
十个月后,汉天子得知了刘去的暴行,着废为庶人,流放他地。而刘去得知这一消息后,便在路上绝望自裁。
 
死的时候,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人••••
 
补记:在佛教关于阎罗的故事中,有阎罗黑白二相的说法,白相即为地狱之主,有百官所命,美女围侍;黑相即每天有两个时辰,要受铜汁灌肠之苦。与此相似,人间有灌锡或灌铅的酷刑。锡的熔点是231.89℃,铅的熔点是327.5°C,所以无论灌锡或灌铅都能把人烫死。而且熔化的锡或铅一入肚腹就会凝固成硬块,这种重金属的重力也能致人死命。
 
汉代厂川王刘去的王后阳城昭信妒忌而暴虐。刘去宠爱另一位名叫荣爱的美姬,多次和她一起饮酒,昭信妒性大发,就向刘去说:“荣爱看人时,神色有些不正常,大概是和谁有私情”。刘去信以为真,他见荣爱正在给他绣衣领上的花纹,就一怒之下夺过衣服投进火中烧掉了。荣爱见刘去生气,非常害怕,投井寻死,刘去命令人把她捞出来,不幸没有死。刘去杖责荣爱,她招认私情,荣爱受刑不过,胡乱说出和医生有情。刘去越发恼怒,就把荣爱绑在柱子上,用烧红的尖刀剜掉她的两只眼珠,再割下她的两条大腿上的肉,最后用溶化的铅灌入她的口中,这样一直把荣爱摧残至死。
 


关注微信公众号:lzguigushi反色情低俗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凌芷鬼故事 网址 lzggs.cnQQ 87703017

系统推荐
大家都在看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关注微信:lzguigushi


 首 页   移动主站   移动3站  微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