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岗

作者: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10-17 19:30:32 浏览数: 转载自网络 来自安卓客户端

     村头西侧的包地上,曾经是一片乱葬岗,虽然现在种上了树,但人走到了那里,还是觉的有些阴气沉沉的,尤其是在晚上,一阵风吹来,树叶“哗啦…哗啦…”的声响,总觉的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在里面,让人不寒而栗。

 
  村中的会计老刘曾经有一次在晚间回家,那一次他在外应酬喝了点酒,嘴眼惺忪的骑着自行晃晃悠悠的往回赶,也就在途径乱葬岗的时候,他突觉的他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初时他也没怎么害怕,只以为是同村的人跟他开玩笑,等他转头看去,身后却是哪有半点人影。
 
  夜已经很黑了,一阵冷飒飒的风吹来,老刘陡然打了一个激灵,浑身莫名的竟有些发寒,顿时酒醒了大半。
 
  也就在这个时候,老刘隐隐约约的看到远处有个人在向他招手,好似穿着白衣服,看那身段,那长长地头发倒像个女人,那情景倒像是让他过去,老刘也不知当时怎么了,身体不由自主的果真顺着她的手势就要过去。
 
  越来越近,他竟然发现那个女人根本不是站着,她的两只脚没有沾地,那根本就是飘着,他知道这是遇鬼了。
 
  瞬间,他的脸变的霎白,那点酒意早已退下,他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却那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冷汗浸透了他的脊背,心中大骇,心想:大半夜见鬼了,这下我算是完了。
 
  他认命般的闭上了眼,也就在此时,突然他的脚下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摔倒在地,脸上都给戗破了。
 
  幸亏是那石块绊了一下,倒是帮了他的大忙了,他这一摔突然发现自己能动了,他慌忙爬起身来,也不管自己脸上的伤,自行车也顾不得骑了,仓皇的逃跑了……。
 
  那次以后他再也不敢夜晚单独的回家了,他每次想起那件事都有些不寒而栗。
 
  老刘也算是幸运的,没有出事,相比之下,同村的大奎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那天,他也是喝醉了酒回家,不同于老刘的是他喝的酩酊大醉,以至于走路都不成样子了。
 
  然而更加令人吃惊的是他竟然爬进了那乱葬岗,竟把那当起了家,趴在其中一个坟头上打起了呼噜,他竟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奎被寒冷的风吹醒,醒过来后,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心想:“我这是在哪儿啊”。
 
  可是就在他低头看自己脚下的时候,他吓得一下跳了起来,妈呀,我竟然睡在一个坟头上,说着便向外跑去。
 
  然而他刚跑没几步,他看到有一穿着白衣服,披散着头发的女人背对着站在他的前方。
 
  大半夜的突然出现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本身就很蹊跷,何况还是在这种阴森的坟堆之中,而且还是个女人。
 
  此时的他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太匪夷所思了,巴掌大的地方他竟然跑不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大奎看到对面站着的那女人突然转过了身子,他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看到的是一张根本不属于人类的脸……。
 
  第二天大奎被人发现的时候已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他一脸的惊恐,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大张着,一双手朝上举着想要抓住什么,一副挣扎的样子。
 
  村里人都说他是被恶鬼给吓死了,而我认为那些都是无稽之谈,这世上哪有什么鬼,鬼神之说只是用来哄骗愚昧无知的村民的,跟我持相同意见的是跟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丰。
 
  在我们这封闭偏僻的小山村里,村民普遍都没有什么文化,甚至有很多人大字不识一个,整个村子里唯一考上大学的就只有我和小丰,在我们村是不折不扣的文化人。
 
  不过我们两个的无神论并没有让村民们信服,反倒是惹来了村长和家人的责骂。
 
  于是,我们决定要以实际行动来破除这种封建的想法,一天,我和小丰趁着夜色来到了所谓的闹鬼的乱葬岗。
 
  这晚出奇的静谧,整个乱葬岗大部分已经被树木和荒草占据,头顶上的那弯月亮也显得有些妖异。
 
  忽的,一阵风吹来,我和小丰都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一时间整个乱葬岗倒真的有些诡气森森的,心中竟隐隐有些胆怯。不过我们认为那都是因环境所致,只是人的心理作用,只要心中无鬼,自然就看不到所谓的鬼了。
 
 时间稍纵即逝,转眼间已是后半夜了,我们两人都有些疲倦了,不由得滋生了困意,顿时呵气连连,坐在某个石块上,我只觉的上下眼皮直打架,不知不觉间竟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悠悠的转醒了过来,我是被冻醒的,我们来时什么也没带,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何曾想到会这么冷。
 
  我打开手电,四下看去,夜色漆黑,远处只有虫鸣的声音。我本能的去拍我身边的小丰,却一手扑了个空,小丰竟然不见了,刚刚我明明还看到他在我身边的,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不会吧!刚刚小丰分明是在我身边的,难道是我看花了眼,对,一定是这样的,可是他又去哪了,他不会把我一个人扔下就回家了吧。
 
  想到这,我立马起身要去找他,就在这时我忽觉我的后背脖子上痒痒的,我心中一个激灵,心想该不会是真的遇鬼了吧!但随即我就摒弃了这种想法,本身我便是无神论者,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随即又想到该不会是小丰跟我开玩笑吧!心里这样想着,我头也不回的回手抓去,却抓到一团头发,还没等我有所动作,他竟然一下挣脱了我的手,那头发非常的柔滑,并且我的手指间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我心下一惊。
 
  这绝对不是小丰的头发,他的头发不可能会有这么柔滑而且还会带着香气,因为小丰已经很久没洗头了,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只觉的一双纤细的手搭上了我的肩膀,然后搂住了我的脖子,我本能的有些颤抖,感觉这是个女人,而且还很娇小,突然她的嘴巴贴上了我的耳朵,突然,她说道:“你是来陪我的吗”,不知怎的,听到这句话我顿时觉得一股寒意充斥全身。
 
  我不由得转身看去,顿时头皮一炸,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就在我的眼前的赫然是一张惨白的巨大的脸,那张脸根本不属于人脸,那是一张看上去极像是夜叉的脸。
 
  整个人根本不是站在地上,那根本就是脚不沾地的漂浮着,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她那一双妖眼,竟然没有眼白,黑色的眼珠几乎占满了整个眼眶,这根本不是人。
 
  这一下,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我猛的推开了她,转身便要跑,大呼:“鬼啊!真的有鬼……”。
 
  就在这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吓得都跳了起来,随即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晓月,你鬼叫什么”。
 
  我一听竟然是小丰,忙转过头去看,果然是他,四下的看了看,我心有余悸的说:“刚刚我好像碰到了鬼……”见他好似不相信,我忙解释给他听。
 
  等我讲完以后,更加令我毛骨悚然的是,他竟然一下让开露出了我刚刚见过的那鬼,我不由得心中一颤,本能的就想跑,却是“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小腿上不知何时缠满了头发,我拼命的想要把那头发扯断,但是任凭我怎么用力,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同时大量的头发往我的身上缠绕而来,径直的往我的嘴巴中钻来。
 
  我慌乱的用手去抓扯,却是越来越多,直到我整个身子都被那头发包裹起来,我拼命的想要挣扎而出,奈何我包的像粽子一样,任凭我怎么用力,那头发却纹丝不动,而且还越来越紧。
 
  我心下想着,这下是完了,渐渐的我力竭了,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鬼向我靠近,在那头发的缠绕下,我只觉的有些窒息,渐渐的我失去了意识,越来越模糊……。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里,我的身边的床铺上赫然躺着的是小丰,而且从他口中得知,他失去了意识,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我也并没告诉他是被鬼操纵。
 
  村头的那乱葬岗我发誓是再也不去了,回想一下,我至今还有些不寒而栗,我也不可能去发表我的长篇大论般的无神论,我现在才发现,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你所不了解的,我只不过只接触到了冰山一角。
 
 
 


关注微信公众号:lzguigushi反色情低俗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凌芷鬼故事 网址 lzggs.cnQQ 87703017

系统推荐
大家都在看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关注微信:lzguigushi


 首 页   移动主站   移动3站  微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