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鬼故事 > 洗衣工 / 长篇鬼故事 > 洗衣工一

洗衣工一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2 13:06:38 浏览数: 转载自网络 来自安卓客户端

  1

  夜深,宿舍灯早熄了。室友仍在熟睡,有的微微地打起了鼾。

  “呲——呲——”卫生间内果然传来了一阵急躁的冲水声。就像一把尖锐的剪刀呼啸着摹地划破夜诡异的安静。接着又是一阵急躁的搓衣服的声音。我的心一惊。

  “你看,你看,我……我没说谎吧!”邵峰眼珠直勾勾地望着虚掩的宿舍门,用怪异的腔调对我说着。

  “然后,她…她就会打开宿舍门,爬到我的床底…我,我该怎么办…”邵峰的腿脚抖得不行,筛糠似的。我也不曾经历过这么诡异的事情,被他一折腾,头皮发麻。在漆黑的夜里死瞪着眼睛,看着已经被冷风吹的微微晃动的宿舍门,恐惧但是竟有些期待地望着即将从门口爬出的——东西。

  2

  邵峰和我一样,是大一的新生。比较害羞。

  由于大家对新学校都很陌生,初次见面后,我们便经常在一起。他的生活很有规律,起床六点,吃饭六点十五,洗衣服一定要先卷左手的袖子……但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夜里11点一定要上个厕所。每到那时,床摆着直晃荡,让人头疼。其他室友也是蛮有怨言。

  而邵峰最近变得很不对劲,面色越来越枯瘦,还经常一个人哭泣。

  那天我一个人在宿舍里。邵峰满脸乌云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哥,我跟你说件事。”他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极大的努力。

  “咋了兄弟?”我瞥了一眼他,继续玩手机。

  “我想和李莹莹分了。”他叹了口气。

  妈的吓得我手机一扔,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兄弟,你发烧了吧!李莹莹眼光再差也不会跟你有关系!”我连手机都没拣,转头对邵峰说。

  但看到他深陷的眼眶,似乎还转着泪花。

  我严肃起来,坐在床上等他的下文。

  “我与李莹莹是刚开学认识的,那时我在整理宿舍,她突然闯进宿舍,那是我们第一面。”邵峰慢慢回忆着。

  “她真的很漂亮,文文静静的,时不时轻微的咳嗽。她咳嗽地样子真美,就像一朵洁白的花缓缓震颤着花骨朵。”邵峰眼里充满了爱意。

  “可自从我跟她相处,就怪事不断,衣服被印血手印,肥皂也经常莫名其妙地变得血红。更诡异的是,最近,我每次夜里起床,上完厕所后,旁边的水房里的水龙头就会突然打开!呲呲得冒出血红的水!水龙头下是一个白色的盆,盆里竟然放着血红的衣服。衣服在盆里就像一个挣扎着的人……”

  “我哪里敢多看,一个激灵就冲回宿舍。”

  “谁知水房里传出了刺啦刺啦的洗衣服声音,声音越来越大,就好像一个人端着盆坐在我枕边,边看着我,边搓洗着衣服!”

  “这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我敢肯定不是幻觉。有一次我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看,发现她,正在我的床底蠕动着,然后,她猛地一回头,瞪着可怖的眼睛与我对视,嘴里还叼着一块肥皂,似乎还滴答着血…然后对我森森地笑了一下…”

  “她的样子…像极了莹莹!”

  邵峰哽咽着,把头扭过去不敢再回忆。

  我心骇然。

  3

  邵峰与我趴在床上,死盯着颤巍巍晃动的木门。

  吱——门开了一条缝。走廊的灯透过门缝压出一个黑影。我把脸死死贴在床板上,眯着眼睛看着门缓缓打开。

  门边忽然出现了一只手,成爪状在地面上剐着前行。走廊的灯光也变得忽闪起来,一亮一熄。门已开了大半,那东西整个身子已经爬进了宿舍。灯光忽闪,熟睡的室友的床吱呀呀地叫了起来。邵峰现在在我旁边努力压抑着叫声,抖个不停。它的头发长长的,拖在地面就像一群爬行的蛇。伴随的是在地面的娑娑的摩擦声,我现在终于知道那时出现第二遍开门时的摩擦声音是什么了。
 

      本文转载自网络。



关注微信公众号:lzguigushi反色情低俗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凌芷鬼故事 网址 lzggs.cnQQ 87703017

系统推荐
大家都在看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关注微信:lzguigushi


 首 页   移动主站   移动3站  微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