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鬼故事 > 洗衣工 / 长篇鬼故事 > 洗衣工二

洗衣工二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2 13:07:41 浏览数: 转载自网络 来自安卓客户端

    我把脸压得更死了。它应该是一个女人。灯光虽暗,但是能看清她身上满满的血污,看来已经干了,并没有留下痕迹。但它爬行的姿势十分怪异,时不时发出喋喋的低吟。

  谁知,当它正爬向对面床底时,忽然猛地一回头!直勾勾地看着我的方向,我心猛地一咯噔。它的脸是一个女人的脸,几条大大的裂痕切光了它的表皮,正汩汩地冒着血!要不是那裂痕,倒还真有些像莹莹。它对着我的方向一笑,用乌黑的眼睛示意我旁边的邵峰。接着对邵峰又笑笑…我惊惧地闭紧眼睛,心想这样就不会看到我了。这个夜惊悚得可怕。我索性一闭眼,妈的来就来,死了老子也认栽!可不能再看她那脸了。

  谁知最后没了动静,门缓缓地关上,她应该是走了。

  我与邵峰,就这样过了一夜。

  4

  “邵峰,你他娘的腿不要抖。要像以前一样,怎么跟她交流就怎么交流,懂不?”我唾了一口唾沫对着手机按了发送键。

  现在邵峰在我的安排下正与李莹莹约会。首先得确定她是不是人,虽然我不相信鬼神,但是还要确定她与它的关系。可邵峰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拿咖啡的手都抖个不停。这还怎么偷偷观察李莹莹的举动?

  玻璃窗里的邵峰低头看了看手机,往我这儿瞥了一眼,重新和李莹莹交谈起来。

  李莹莹今天穿的很性感。网格子迷你短裙稍稍盖住雪白粉嫩的大腿,胸部的凸起炫耀少女的资本。迷人的脸颊的眼角处有一颗痣,笑起来像个仙女。只是时不时轻微的咳嗽。真搞不懂她怎么会看上害羞长相一般的邵峰的。看咖啡店里其他约会人望向他们的眼色,我知道有这疑问的不止我一个人。难道邵峰就这么没有感觉到别人异样的眼光?照他的性格,他看到别人这样的目光应该是头埋的低低的才对。

  情况来了,只见一个人急匆匆地跑过来,对着李莹莹耳语了几句。李莹莹急忙跟邵峰告别,邵峰也没挽留。

  我把相机一收,骑着单车紧跟着李莹莹。

  李莹莹跟着刚刚那个人上了一个黑色轿车。竟自穿过车流远远向郊外开去。由于此时正是黄昏,下班高峰期。那黑色车开得也不快,还不停遇到红灯,我骑着单车不费劲就能跟住他们。

  夕阳渐渐变红,车越开越远,在郊外的一个破民居停下了。我慢慢停了下来,把车靠在一个大树旁边,借着微黑的黄昏观察他们。

  这民居很老旧,像是被这城市抛弃的过时物品,颓卧在微黑的薄暮中,显得有些凄凉。

  “啪啪啪…”李莹莹急匆匆地敲了门。

  过了好长一会门才吱呀一声开了,是一个老太太。她微醺着眼睛,看到是李莹莹,立马热情了起来,急忙把她招呼进屋。李莹莹显然没那么领情,问了句老人什么话,老人摇了摇头。李莹莹又问了句,手还伸在头顶比划着,老人点了点头。之后李莹莹与同行的那个男的说了什么“日记”之类的。那男人一脸沉重,把李莹莹招呼上车后,一溜烟开往了学校的方向。

  我本想再去问问老太太详细情况,但感觉她与李莹莹关系很近,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打消了去问的念头回到了学校。

  5

  刚一开门,邵峰就立马迎了上来,像是等了我好久。

  “原来真的有鬼。”他凑到我的耳边。

  我没有说话。

  “听上届学长说,这宿舍真的发生过命案!”他见卖关子无效直接说了起来。

  “哦?”我来了兴致。

  “这宿舍在去年发生一起命案,一个叫吴玉成的人在夜里杀死了其他五个室友,一个不留!室友的血染红了他的衣服。杀完他们后,吴玉成留在了水房里洗他身上的血衣,搓啊搓,一直搓到了天亮!直到被警察带走,他嘴里还念叨着‘洗啊洗,洗啊洗,为了你。’。”邵峰说道。

  我无言。

  邵峰独自下了楼。



关注微信公众号:lzguigushi反色情低俗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凌芷鬼故事 网址 lzggs.cnQQ 87703017

系统推荐
大家都在看
关注微信:lzguigushi
关注微信:lzguigushi


 首 页   移动主站   移动3站  微娱乐